松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松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货币调控须着力扩乘数

发布时间:2020-10-17 02:26:17 阅读: 来源:松子厂家

货币调控须着力“扩乘数”

今年以来,商业银行不断出现存、贷款规模齐降现象,在贷款需求不足的同时,存款也在流失。资金究竟去了哪里?分析人士认为,经济热度下降后,货币乘数下降,货币逐渐沉淀,当前已形成流动性“黑洞”。为稳定经济增长,货币调控应重在扩大货币乘数,包括继续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可考虑下调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  4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同比增长12.8%,远低于过去十年18%的平均增速,也低于今年14%的增长目标。为稳定增长、保证流动性供给,近期央行已采取宽松举措,但仍然难阻M2余额增速下行趋势,原因在于货币乘数下降。  货币乘数的大小决定货币供给扩张能力的大小。在低货币乘数下,货币流通周转速度放慢,存款派生能力收缩。央行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显示,3月末货币乘数为3.95。近十年来,我国货币乘数在4以下的区间持续运行出现过两次:一次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期;另一次是2011年以来至今。今年情况与2008年有类似之处。可见,当前货币乘数已处于历史低位水平。  货币乘数处于历史低位有诸多原因:一是2010年以来央行12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使大型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一度升至21.5%的历史高位。尽管此后央行三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但目前的存款准备金率水平依然较高;二是商业银行在过去三年中集中投放25万亿元信贷后普遍触及75%的存贷比红线,信贷投放受政策限制;三是经济下行过程中,商业银行出于控制风险考虑,信贷投放行为渐趋谨慎。四是企业行为出现内生收敛。企业负债上升,投资扩张能力不足,对信贷需求下降。  23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要坚持稳健货币政策的基本取向,保持合理的社会融资规模,进一步优化信贷结构,更加注重满足实体经济的需求。分析人士指出,为保证经济增长所需的流动性供给,当前货币政策亟须在“扩乘数”方面有所作为:  一是继续下调存款准备金率,推动货币乘数上升。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后,我国央行曾四次有区别地下调存款准备金率,推动货币乘数升至4以上。此外,考虑到当前外汇占款增量和央票余额大减,下半年公开市场到期资金只有3580亿元。在这种情况下,存款准备金率进一步下调势在必行。只要信贷仍受限制、外汇占款在贸易和投资日趋平衡条件下的增量进一步减少,那么存款准备金率将继续趋势性下调。  二是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可逐步下调甚至取消,以此降低超储比率,抬高货币乘数。2005年,央行曾将超额准备金存款年利率1.62%下调到0.99%。数据显示,一季度末,全部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余额84.23万亿元,金融机构超额存款准备金率为2.2%,这意味着金融机构在央行有逾1.8万亿元超额存款准备金。央行下调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将推动商业银行存放于央行的部分超额准备金流向市场,提高商业银行性和资金使用效率,带动资金活化,提高货币流通速度。

alevel补习学校

培训alevel数学

alevel课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