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松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喂请问你是拿鹤吗[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20:49 阅读: 来源:松子厂家

有时候,喜欢上一个人很容易,因为它是液态的水。而爱却是固态的冰,它往往代表着一种责任。所以很多人因为喜欢最终随波离开,很多人因为爱却依然在一起。

1.

很难得,冬天也有暖暖的阳光。

我觉得今天的我不同寻常。经过体育馆前的大镜子,我看到镜子里的人——她栗色的头发卷卷的,大衣粉嫩嫩的,就像是她嘴上的唇彩,令人难以相信的,她还穿着一条不长也不短的裙子。橘黄色的小手套,浅棕小皮靴。我必须说实话,这样隆重的打扮在她一生之中还是第一次。她拿着她的金色小挎包坐在体育馆前边的草坪上。怀着忐忑的心情。她在等一个人。一个男人。

我穿过硝烟走到你面前,望你一眼便解我倦容。她等的这个人,他风度翩翩,他器宇轩昂,他激情澎湃。可是,他们并不是要约会,她等的这个人,是她前男友的好朋友——你明白了吗?

2.

升上大四的那个秋季,已经恋爱了整整三年的我终于鼓起勇气给我亲爱的母亲打了一个电话,在电话里,我向她坦白了曾经保证在大学里安心学业的我,其实早就暗度陈仓交到一个英俊帅气并体贴入微的男朋友这一事实。奇怪的是,我亲爱的母亲并没有生气,她详细地将李玉的情况询问了一遍,然后对我说:“那放寒假的时候把他带回来让我们看看。”可是,当我拿着母亲的特批令去找李玉时,他支支吾吾了半天,居然不出声了!

时间缓缓地步入冬季,我与李玉约会的次数越来越少,很多次,经过图书馆,他会假装没看到我快步离去,然后,在一个寒冷的夜晚,我收到了李玉写给我的最后一条短信。“我们分手吧。”他居然连理由都懒得交代。可是,假期将近,如何让我亲爱的母亲知道我其实已经惨绝人寰地被李玉抛弃这一事实?这该死的李玉,我恨不得杀了他。

3.

失恋的女生往往异常变态。我坐在图书馆的办公桌前,借书的同学像流水一样经过我,我一反常态严格按照超期罚款收费,许多人为了能够在还书时避开我宁愿去下午的高峰期排队。图书馆不断接到关于我的投诉。但是,既然失恋了,又怎管他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奇怪的是,就在我每天寝食难安自暴自弃之时,篮球队的邦邦同学忽然经常来逛图书馆了。每天上午,他拿着包子从我旁边经过,还两本书,然后又去里面借走两本,我瞅瞅书名,什么《高分子聚合物》《活着》《摄影与艺术》,全是距离入口最近的两排书架上拿的,半个月之后,我默默地把他要借的书扔回给他,说:“你这辈子已经借满了。”不要怪我说话太狠,要怪只能怪他是李玉一个宿舍的铁哥们,据李玉交代,当初他追我的时候邦邦还曾不遗余力地拿过主意。

于是,我在食堂窗口买糖醋排骨,转过头,他在隔壁窗口买瓦罐鱼汤。我在小剧场里看话剧,他在台上跑龙套搬道具。我去司门口逛街,买衣服,正拉开试衣间的门帘,他居然在里面,而且,正在脱衣服!

“你!”我气咻咻地把他从试衣间里轰出来,这邦邦,向来看我不顺眼,知道我跟李玉分手了肯定是来看笑话的吧!

“我就是来看笑话的,”邦邦点点头,“你知道李玉为什么跟你分手吗?瞧瞧你这德行!”我这德行怎么了,伸手去扯他的纽扣,却被他用他有力的胳膊夹上了出租车,把我送回宿舍楼下,他冲我撂下一句狠话——“燕子你听着,我礼拜天来找你,如果你还是这副德行,我就揍你。”

4.

邦邦对我的改变很满意,什么“灼灼其华”啦,“楚楚动人”啦,“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啦,它们堆砌得像泥石流一样夹杂着阳光向我涌过来,我被夸得一个激灵接一个激灵。

体育馆里正在进行篮球赛,我跟邦邦坐在观众席,“那你现在能告诉我李玉为什么要跟我分手了吗?”“其实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太难过。”“怎么可能不难过!”这时候邦邦顺手拿起了一瓶水,又拿起我的手。

冰凉的水流淌到我的手掌心,又遵循牛顿物理学滴落在地,他忽然一本正经了起来:“能抓住它吗?”我摇摇头。“有时候,喜欢上一个人很容易,因为它是液态的水。而爱却是固态的冰,它往往代表着一种责任。所以很多人因为喜欢最终随波离开,很多人因为爱却依然在一起。”是吗?是这样吗?的确如此吗?!为了让我相信,他从他的领子里掏出了一个小巧的玻璃瓶子,我怔怔地看着里面的那根头发,“这是我的天使——拿鹤的头发,你看,我也恋爱过。”

晚上,我站在江滩边把电话卡摘下来,手机太贵我扔不起,滚滚长江东逝水,我把李玉曾经给我发过的,肉麻的,满怀着对未来的憧憬与希冀的三百多条短信扔了出去。去死吧!

5.

参加完惨绝人寰的研究生考试,我才发现,浑浑噩噩的,一个学期就要过去了。与李玉分手两个月,我慢慢发现,如果说爱情的结局是习惯,那么寂寞也是。我形单影只,可是我习惯我的形单影只。我给我亲爱的母亲打电话,谈及我的学业,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可是,娘亲!你的记性为何如此好,“李玉喜欢吃南方菜吗?”“记得提前去买票!”“我已经帮他收拾好客房了!”说这些话的时候她关怀备至仿佛她已经看到我与李玉的结婚证了。

傍晚,我请邦邦吃饭,这位除了李玉之外我在大学里唯一熟识的异性,在饭桌上,我对他大献殷勤,我先是对他彻头彻尾恭维了一番,又对我所在的那座小城市进行了无数夸大的描述,然后我对他说:“邦邦,要不寒假你上我那去玩几天?!”邦邦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问:“你妈真的会给我做扣肉吃?”啊,救星邦邦!!

6.

说起我家所在的那座南方小城,它所有的一切都太小了。可是,小也有小的好处啊,像武汉这样的大城市,忙碌的交通淡漠了书卷气息,即使在晴朗的夏夜也难以清楚看到几颗星星。下火车,邦邦帮我提着行李,我发现,我亲爱的母亲已经在出站口了,除了她,还有——我爸,姥姥,姥爷,大娘,娘舅,表妹,堂哥。这炽热浩荡的阵势吓坏了邦邦,我妈迎上来:“这是李……”“——这是邦邦!”我妈看我一眼,但是她很快就明白了——“啊,邦邦!个子真高!”

邦邦被当成李玉的继任者受到了我全家的礼遇,他很快发现这与他想象中的旅游有很大的出入,但是他很识相,他没有揭穿我。几天之后,我将邦邦送上北上的火车。“对不起,邦邦。”邦邦看看我,“没有啊,这里真的很好玩!下次还来!”

7.

经过这次,我以为我跟邦邦彻底熟了。可是没有,邦邦还是跟从前一样,不远也不近,我们同在一所大学,却从不主动联系,偶尔遇到,也只是微笑致意。

交完论文,办理完离校手续,我才发现我的大学居然就要结束了。最后一次见到邦邦是在我们两个班的联谊散伙饭上。有许多人撒起了酒疯,借着酒劲,有人还踢翻了我身旁的桌子,然后,吃完饭,邦邦把我送到楼下,“燕子,”邦邦对我说,“以后有机会再带我去你那玩。”我心生愧疚,我向他解释:“其实……”邦邦醉了,“如果我比李玉早一天认识你——”“啊,你现在有拿鹤啊!那么,邦邦!再见!”

8.

暗恋究竟是什么。它也许是,你喜欢着一个人,可是他高高在上,可望而不可及。你害怕让他知道你的心,可他只需一个回眸便能惊扰到你。

很久很久之后的某一天。留在了大城市的邦邦,粗心的邦邦把手机落在了公汽上。好心的乘客,捡到了手机,他把它交给好心的司机。好心的司机下了班,他给通信录上第一个名字拨了一个电话。

啊,邦邦的来电提醒,毕业有多久了?这还是邦邦第一次给我打电话。可是电话那头是好心司机的声音——“喂,请问你是天使拿鹤吗?”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