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松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内蒙古煤电运不再斗地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4:32:01 阅读: 来源:松子厂家

内蒙古:煤电运不再“斗地主”

“非煤经济”和“关注民生”可以说是胡春华担纲内蒙古自治区一把手以来,提出的最让人耳目一新,也最赢得民心的战略亮点。这对于年产量可达10亿吨的全国煤炭第一大省而言,无疑是一种冷静的理性战略。无异于给常年沉醉于“煤飞色舞”、自大于暴发户式、叫板香港城市经济某些官商的一盆冷水。新的煤企兼并整合的战略调整正在让内蒙古自治区逐步摆脱单腿走路的经济窠臼。

煤炭经济对内蒙古财政收入和GDP的贡献率目前占到60%-70%的比例。

对煤炭企业进行兼并整合,控制产能,延伸产业链和附加值,成为内蒙古自治区“煤叹调”的主旋律。

中小煤企:谁吃了我的奶酪

一煤独大,是近年来内蒙古经济“煤飞色舞”的一个显著特色。在连续8年经济增速冠居全国各省之首的光环背后,在一夜富甲成名的“鄂尔多斯(600295,股吧)现象“的背后。隐忧着经济支柱单一的短板问题,掩盖着人均收入偏低,基尼系数偏差过大的问题,潜伏着经济结构不稳,产业延伸有限的一系列问题。

按照《内蒙古自治区政府2011【32】文件》的要求,“十二五”末,生产规模在120万吨的企业要全部退出市场,全区原煤年产量控制在10亿吨。2013年底,全区地方煤炭企业数量控制在80-100户。即使像呼和浩特这样的首府城市,煤企名额也只有一个。中国煤炭之都鄂尔多斯市煤企数量控制到40个以内。兼并重组过程中,要形成1-2个亿吨级,5-6户5000万吨级,15-16户千万吨级的煤炭企业。全区煤炭生产全部实现机械化。百万吨死亡率保持全国领先水平。

依此规划,诸多中小产能的煤炭企业将被兼并重组。煤炭主业的奶酪将被产能高、事故率低的主体企业吃掉。在新一轮的兼并重组中,神华、伊泰等十大煤企集团无疑又是最大的刀俎,中小煤炭民企多数将成为鱼肉。

客观地说,整合兼并,无论对产能的调控还是对生产效率的提高都是一种科学的必行之举。经济结构的优化必然伴随市场淘汰和企业转型的阵痛。但是这种产业手术之后,会让一部分出局企业利用置换的充裕资金转投到新的实业经济领域,抑或作为煤炭产业的下游能源转化企业成为构织内蒙古自治区新经济(310358,基金吧)结构的单元。

煤电价格:谁是谁的供养

煤电之间的价格在现有的市场条件下,从来不是水涨船高的。

那么,煤与电之间谁是谁的爱的供养?

2003年以前,铁路运煤的游戏规则是,谁有电厂与煤企的订购合同,谁就可以发煤。于是,“刀把子”操纵在电厂手中,电厂拼命压低煤炭企业的供货价格,利润的大头在电厂手中。

2003年后,游戏规则发生转变,谁有铁路的煤炭运输计划指标,谁就掌握“刀把子”。而铁路的计划指标多数集中在十大煤企集团手中。于是十大集团和呼铁局的多种经营公司成为诸多中小煤炭企业和煤炭贸易公司要好好供养的爹。很简单,你的煤要从铁路运出来,不好意思,你只能买我们的计划指标。

一位资深煤炭行业老总告诉记者,内蒙古70%的铁路运煤计划指标掌握在十大煤炭集团手中,30%的指标掌握在呼铁局的多种经营集团手中。没有煤炭铁路计划指标的中小煤炭企业和贸易公司只能靠购买这些大户的计划指标来生存。

于是奇怪的现象在这个领域发生了,很多煤炭大公司其实并没有自己的煤矿,或者相当多的利润并不是靠卖煤赚来的。单纯靠卖这些计划指标,2008年每吨就可赚取324元。即使是目前,这些计划指标的倒卖价格也是每吨70元。你不用产煤,你不用运煤,你更不用卖煤。你就坐在办公室把你这些特权指标卖给那些有煤炭但是运不出去的中小煤炭企业和矿主,您就是煤老爷。

以某煤炭大集团为例,其自身煤炭生产产量不到3000万吨,但是却拥有将近6000万吨的煤炭铁路计划指标。按照3000万吨每吨70元的低谷价格转卖。这家煤炭集团只靠卖这些数字就可以赚到21个亿。

在电价国家管控的前提下,谁拥有更大的把煤炭运出来的话语权谁才是老大,成为内蒙古乃至制约全国煤电经济的核心问题。10年间,煤炭价格翻了3倍,电价才涨了一倍。煤电能不掐架?

物流、煤企、电厂:如何斗地主?

一吨产地装车二三百元的煤炭,缘何到了电厂用户手中会演变成六七百的价格?

以5000卡的标准煤为例,从鄂尔多斯到秦皇岛,矿区装车价370元;送到站台每吨加价70元。购买铁路计划指标(高峰时300多元,低谷时六七十元),按照每吨100元加价,再加运费每吨130元。合计就是670元。这还不包括港口储货、离港运输以及看不见的各种灰色支出等各项费用。电厂的一般成本价就在每吨700元左右。如果煤炭是通过公路运输,那其成本价格每吨至少要高出150元左右,形成800多元的燃料成本。

“斗地主”游戏中,物流无疑成为好牌最多的地主。

兼并重组、控制产能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是与目前内蒙古煤炭运输的物流瓶颈现实是分不开的。号称中国最堵的高速公路、世界最大停车场的京藏高速(G8),就承担着超过自己8倍运输通行能力的重任,煤炭运输车辆自然是它最大的驼峰。

然而这个全国能源总动员的大省,却没有一条高速铁路。有关专家指出,如果把两万亿中的高铁建设飞中拿出3000多亿元,修建两条分别至曹妃甸和华中地区的铁路煤炭运输动脉,不仅可以把中国煤炭的铁路运力扩大1/3,增加全国3亿吨的煤炭外运。还可以拉动京广、京包等5条主干铁路的货运力的40%,而且每年利润回报都在数百亿元。

内蒙古广东商会秘书长秦勇也认为,铁路煤炭还应该打破不准许集装箱运煤的陈规桎梏,与国际物流接轨,这样即降低运输成本和环境污染,又极大缓解公路运煤的压力。

福建头扣

西安太阳镜价格

广东厨师服装

西安施肥机械

相关阅读